30
2018
10

四川逍遥网之裕仁与“二二六”事件

timg.jpg

      政变爆发30分钟后,侍从甘露寺连忙叫醒尚在睡梦中的天皇,将政变情况简要地作了报告。“终于还是干起来了。”裕仁天皇一面自言自语,一面立即穿上军装前往办公室。

      6时左右,侍从武官本庄繁也赶到了皇宫。他带来了一连串的坏消息许多重臣遭到袭击,至今生死不明。裕仁天皇闻讯后十分震惊,立即下令召见陆相川岛,并对本庄指示道:“这是未曾有过的不祥之举,要立即使事情平息,希望转危为安,有情况要立即禀奏。”同时对临时代理首相后藤指示道:“应竭尽全力,迅速镇压,恢复秩序。”然而本庄并没有按天皇的指示积极采取措施,镇压叛军。这不仅因为本庄在思想上同情叛乱军人,而且还因为最早向他报告叛乱消息的步兵第1团的值星官山口一太郎大尉正是他的女婿。

      上午9时半,川岛陆相在同占领其官邸的政变领导人香田清真大尉谈判后,赶到皇宫觐见天皇。他首先向天皇宣读了叛军的宣言并转达了叛军提出的要求,要求包括政府必须宣布恢复天皇的全部权力;要求陆军摆脱派阀,逮捕反皇道派的南次郎、小矶、建川和宇垣等“元凶逆臣”;为“威慑俄国”,任命真崎甚三郎大将为首相、建立维新内阁、以荒木贞夫大将为关东军司令官等。随后,川岛战战兢兢地进言道:“请陛下姑念起事将校之行为系奉陛下之名,秉承统帅之意旨去行动,完全是一片为国尽忠的赤诚,希望陛下能予以谅解。”

      听完这番话后,裕仁天皇当即怒道:“杀戮朕的股肱老臣,此等凶暴的将校,先不管他们的精神何在,他们之所为首先就有伤国体的精华,我绝不允许凶暴的将校胡作非为,要尽快镇压暴徒,尽快!”在旁边的本庄繁听到天皇使用了“暴徒”一词,担心会招致军部更大的反击,连忙插言道:“暴徒一词,请陛下斟酌。”“不听从朕的命令,肆意调动军队,这不是朕的军人,就是暴徒!”裕仁大怒地说道。本庄武官见状不敢多言,赶忙与川岛一起退出,余怒未消的裕仁天皇仍在那里自语道:“陆军简直是在掐我的脖子。”

      在陆军高级将领组成的军事参议官会议上,天皇下达的镇压命令未能得到立即执行,原因是军事参议会议被皇道派的荒木和真崎所操纵。军队的老前辈荒木大将支持叛乱军人,将其称作“维新部队”,以义军相待。而叛乱军官准备推举为军政府首脑的真崎大将,早在事发前就将一笔日元作为活动经费交给了叛乱的军官。川岛根据会议的决定,发布了《陆军大臣告示》,敦促崛起部队“先各自返营”,并称:“关于崛起意图已上奏陛下,承认诸君的行动是出于谋求显示国体之诚意。”这种表述好似在赞扬这次袭击行动,给人造成了叛军行为得到天皇允许的印象。但叛乱者坚持在新内阁产生之前绝不撤兵。

      下午,枢密院经过激烈的辩论,决定由陆军宣布实行戒严,进行镇压。陆军虽不情愿,但还是于27日凌晨颁布了戒严令。东京警备司令官香椎浩平中将被委任为戒严司令官,不料香椎也是同情叛乱军人的,他向军官们下达了天皇的命令:“奉旨宣布,参与事件的军官以下的人应迅速返回原部队。”其实,他用尽了心机,表面上声称如不服从就以武力讨伐,但暗中却在庇护作乱的军官们。

      27日整整一天,裕仁天皇都是在焦躁不安中度过的。下午4时,日本海军方面闻知三位海军大将(斋藤、冈田、铃木)遇刺,已将以“长门号”为首的军舰开进了东京湾,但陆军方面仍然迟迟按兵不动。恼急交加的裕仁天皇三番五次地催问本庄繁:“讨伐部队出发了吗?”“双方交火了吗?”本庄只是含含糊糊地回答说:“因为居民尚未撤离……”未等本庄把话说完,裕仁天皇厉声喝道:“如果陆军无能为力,朕就亲自率领近卫师团去平定叛乱,马上备马!”周围的人为之愕然。

      裕仁天皇此时的焦急不是没有道理的。他刚刚获悉,他的弟弟、在弘前第8师团任大队长的秩父宫雍仁亲王已动身搭乘火车前来东京。秩父宫向来与皇道派军官来往密切,在思想上倾向于皇道派的主张,并因此与裕仁天皇存在着观点上的对立,这已是公开的事实。在调任弘前第8师团之前,他一直在麻布的第3团任职,他和此次事件核心人物之一的安藤辉三大尉关系不错,并且两人都熟读过北一辉的右翼理论支柱《日本改造法案大纲》等书。秩父宫受过这本书的洗礼,再加上他生来具有的刚毅性格,因此集青年将校的众望于一身。

      在叛乱前,秩父宫曾对坂井中尉开玩笑地说道:“起事的时候,可率领一个中队前来接我。”早在“五一五”事件时,他就不断主张天皇有必要亲政,甚至激烈地说:“如果必要,停止实行宪法也在所不惜。”言辞相当偏激。听闻此话的天皇对侍从长说:“有伤祖宗德望的事,那是根本不能同意的。即使亲政,我也要根据宪法管理朝政,至于停止实行宪法等,这是破坏明治大帝创立的大法,断不可行。”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