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2018
10

成都耍耍论坛之 卢沟桥事变爆发

u=3052002715,3460829209&fm=26&gp=0.jpg

      日本法西斯势力的迅速膨胀,遭到了政党势力的强烈反对。1937年1月21日,政友会的骁将、众议院议员滨田国松在众议院会议上对军部的专横予以了猛烈抨击:“在明治大帝的军人敕语中,写着军人不涉足政治……而现在军人的行动令人无法容忍,如果要参加政治活动,就应该脱去军服,放下军刀。内阁也应全力整顿军队。”这在当时,如果没有豁出命来的决心,是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来的。

      对滨田的发言,寺内愤然反击,认为其发言有辱军人并会妨碍国民的团结。充满激昂斗志的滨田义正词严地反驳道:“我个人虽不足道,但作为国民的代表,我在这里并不想找碴打架,但我也不会退缩。我并没有侮辱军人,我所说的都是事实。如果这是事实,你剖腹向我道歉,否则我剖腹!”会场上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滨田国松议员同寺内寿一陆相进行的这番激烈论战,引发了政党与军部的正面冲突,傲慢的寺内威胁要么开除滨田,要么解散国会,否则将辞去陆相。在国会和政友会都不屈服的情况下,有失体面的寺内只得辞去了陆相职务。军部为了泄愤,拒绝向内阁派出后任陆相,害怕引火烧身的广田遂于1月23日提出了辞职。

      在“一战”前,文官没有资格担任陆海军大臣,陆海军大臣只能由军人中的大将、中将中产生。这样一来,军部大臣的任命、选考权就完全掌握在了军人的手中,军人如果不推荐人选,就无法组阁。而广田辞职的原因也正在于此。

      广田辞职后,陆军上层统制派代表、九一八事变时的朝鲜军司令官,以“越境将军”著称的林铣十郎受命于1937年,勉强完成了组阁任务,政友和民政两党没有一人入阁,完全是军部占主导地位的内阁。林内阁在通过政府1937年度预算案后,突然以“整顿政党”为由,“过河拆桥式”地解散了议会,遭到了舆论的强烈抨击,被称为“第二次越境”。在4月30日举行的大选中,民政党、政友会等在野党获得了80%的议席,并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倒阁运动。5月31日,林内阁只得灰溜溜地宣布总辞职。

      林铣十郎下台后,元老西园寺把收拾残局的希望寄托在了近卫文磨身上。6月4日,近卫在西园寺的推荐下出任首相

      从1937年6月起,日本华北驻屯军就在北平西南宛平县城(在卢沟桥的东端)附近连续进行挑衅性军事演习,以便为大规模的军事进攻制造借口。这时,在东京政界消息灵通人士中,就已开始流传“七夕之夜,华北将重演柳条沟(湖)一样的事件”①的消息了。

      7月7日10时左右,即近卫上台后仅1个月又3天,在卢沟桥附近演习的日军诡称听到宛平城内发出枪响,致使一名土兵失踪,要求进城搜查,并开枪示威。为平息事端,国民党华北当局答应派人调查。不久,“失踪”日兵归队,但日方决意挑起战端,赶派援军包围了宛平城。8日清晨5时,正当双方代表交涉之时,日军突然向宛平城发起了进攻,点燃了全面侵华的战火。

      卢沟桥距北平仅15公里,位于向南通往汉口的京汉铁路沿线,靠近宛平车站,是通往北平的重要门户,占领了这里就可控制北平乃至整个华北地区。

      卢沟桥事变是自九一八事变以来,日本帝国主义加紧推行侵略中国既定国策的必然结果。在挑起这一事件后,由于策略上的原因,日本统治阶级内部在扩大还是不扩大事态的问题上出现了两种意见。

      在日本军部内,慎重论者认为苏联是日本对外扩张的真正威胁,必须全力准备与苏联进行决战;武力解决中国问题的条件尚不具备,以日本现有的国力,难以支撑一场全面的日华战争。目前日本正专心致志完成“满洲”建设和对苏备战以巩固国防,不要因插手中国而弄得支离破碎,担心日本陷入持久战。因此,主张“不扩大,就地解决”,采取利用外交手段扩大日本在华利益的方针。而强硬论者则认为目前苏联不会干涉日本的行动,英美也无暇东顾,而中国是东亚病夫,不堪一击,因而主张借此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一举占领南京。陆相杉山元更是狂妄地宣称:“最多3个月就解决了。”军部内部出现的分歧,显示了日本在对华政策上的窘境,而这也是随着日本侵略政策的逐步推进,日苏、日中矛盾进一步扩大而带来的外交政策上的分歧。

      7月9日上午8时50分至10时,近卫首相召开紧急内阁会议。会上,杉山陆相发言:“从第29路军的兵力及其抗日态度看来,正在考虑由国内派出三个师团左右的兵力。”但是一般意见则认为“从国内派兵时机不到”,会议最终决定了“暂不扩大事态和就地解决”的方针。但以杉山陆相为首的“扩大派”并不甘心,仍暗中积极制定出兵华北的方案,并四处活动力促政府批准出兵。10日,杉山陆相再次向内阁官房长官风见章提出了出兵华北案,并提议召开内阁会议。

      11日上午11时30分,近卫在首相官邸首先召开了由外相、陆相、海相、藏相参加的五相会议。会上强硬派占据上风,最终通过了向华北增兵的方案。决定向华北派遣5个师团,首先从朝鲜、“满洲”抽调3个师团和18个飞行中队迅速派往华北。会议还根据风见章的提议,将卢沟桥事变改称为“华北事变”,把“向华北出兵”改为“向华北派兵”。这标志着日本的下一步侵略计划将在卢沟桥事变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和升级。从9日到11日,仅3天时间,近卫内阁竟先后作出了完全相反的两个决定。这充分表明了近卫内阁所谓“不扩大方针”的虚伪性和统治阶级在对华侵略问题上的一致性。驻日美国大使格鲁曾在7月13日的日记中写道:“在现阶段,在内阁、军部、外务省、新闻和工商业者之间,对无论如何也必须制止日本在华北地位的继续衰落,似乎已经有了取得完全一致的意见。”①

      7月11日下午4时至5时15分,首相近卫文磨、陆军参谋总长载仁亲王、陆相杉山元、海军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先后赶到叶山行宫觐见天皇,奏请出兵一事。

      据一些研究裕仁天皇的西方学者分析,尽管卢沟桥事变不是裕仁天皇亲自策划的,但以其特殊的地位,他在事变之前肯定知道军部将有所举动。联系到事变爆发之前,他突然以异乎寻常的友好态度会见了国民党政府驻东京大使,更使人怀疑这是一种掩人耳目的姿态。

      如果说九一八事变后裕仁天皇对朝鲜驻军擅自越境出兵还多少表示过不满的话,那么,卢沟桥事变发生后向华北派兵则完全得到了裕仁天皇的赞同和支持。当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向他奏请出兵华北时,一直密切关注局势发展的裕仁天皇所关心的并不是反对扩大侵华战争,而是担心大批军队被牵制在中国,苏联会乘机在背后采取行动。他直截了当地向总长问道:“如果苏联从背后进攻怎么办?”总长回答:“陆军认为苏联不会进攻。”显然天皇对这一回答并不满意,追问道:“这是陆军的武断,万一苏联介入,将如何是好?”再一次提醒载仁亲王一定要注意这一问题。同样的问题,裕仁天皇也曾问过杉山陆相。狂妄至极的杉山向天皇吹嘘说:“一次派出大批军队,短期内就能把中国的抗日压下去,事变大约用一个月时间就可以解决。”①
      在吃了定心丸后,裕仁天皇批准了近卫内阁关于向华北派遣大军的方案。随即近卫召开内阁会议,决定由日本国内向华北增兵3个师团,另由关东军调派2个师团,由驻朝鲜军调派1个师团。随着大批增援部队运至京津,7月28日,日军按照预定计划,兵分3路向北平、天津发起总攻。驻守平津的中国第二十九军仓促应战,终因寡不敌众而失利,北平、天津先后被日军占领。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