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2018
10

四川耍耍网之后嗣危机与皇太子诞生(一)

QQ图片20181029152735.png

                          良子皇后与明仁亲王

      1932年“五一五”事件后,日本的右翼法西斯分子继续策划暗杀阴谋。1933年7月,日本警视厅逮捕了“爱乡党”、“大日本生产会”等秘密组织的44名恐怖分子,当时,他们正准备暗杀内阁所有成员及其他政治要人。经过审理,警视厅发现了隐藏在这一暗杀行动背后的更大的阴谋。

      这些恐怖分子的行动得到了一个军人小组的支持,他们预谋在暗杀成功后,废黜裕仁天皇,必要时不惜将其置于死地,而将皇弟秩父宫雍仁亲王推上皇位。由于这一案件涉及皇室,日本警视厅未敢认真审理,便以阴谋的参与者均是出于爱国动机为由将他们释放。

      部分法西斯右翼势力之所以将矛头指向裕仁天皇,据说与“五一五”事件后裕仁天皇曾明确表示“亲法西斯的人绝对不能当首相”有关。在1936年日本法西斯军人发动的“二二六”事件中,日本军人再一次明确表示了这种观点:“如果天皇反对革新,就该拥护某宫殿下(指秩父宫),取代当今陛下。

      看来比起裕仁天皇,秩父宫雍仁亲王更受到法西斯少壮军人的欢迎。雍仁从英国留学归国后,就长期在日本军队任职。在这期间,他熟读了北辉的《日本改造法案大纲》,深受其法西斯理论的影响,并与一批法西斯青年军官建立了密切关系。在“五一五”事件发生时,他曾站在政变军人的一边,言辞偏激地鼓吹天皇应当亲政,如有必要,即使停止实行宪法也在所不惜。雍仁亲王的这种政治态度以及他所处的特殊地位,使他自然而然地成了右翼法西斯分子拥戴的对象。

      然而要废黜裕仁天皇,对那些法西斯军人和右翼分子来说,必须找出一个能为广大国民接受的名正言顺的理由。而当时结婚已近10年的天皇夫妇还未生下一位继承皇位的太子,这正是他们得以进行阴谋行动的一个重要借口。

      1924年与裕仁天皇结婚以后,良子皇后接连生下了4个孩子,却没有一个是男孩。1925年12月生下了照宫成子,1927年9月生下了久宫祐子,1929年9月生下了孝宫和子,1931年生下了顺宫厚子。

      生育后嗣,传宗接代,使万世一系的天皇制得以世代相传,这是身为天皇的重要任务。可是,良子皇后接二连三地生下公主,这不仅使裕仁天皇因愧对皇祖皇宗而苦恼,而且也令将天皇视若神明的日本国民产生了危机感,“皇后陛下肯定是只生女孩的肚子”,“明治天皇拥有十二名妻妾,而现在的陛下却只有皇后一人”……各种议论充斥于街头巷尾。

      面对皇室的后嗣危机,元老西园寺和内大臣牧野伸显也十分焦急这事可能需要认真考虑,已经不能指望皇后陛下了”,纷纷劝说裕仁天皇纳妾。在这些出生于明治时期的老臣看来,天皇为传宗接代而纳妾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孝明天皇的生母正亲町雅子、明治天皇的生母中山庆子、大正天皇的生母柳原爱子等都是女官。为此,他们命令宫中长相漂亮的女官精心梳妆,尽量多接触天皇,并从贵族后代中挑选美女送到裕仁天皇面前。

      对老臣们的精心安排,裕仁天皇左右为难。一方面他主张一夫一妻制,不愿纳妾,况且他同良子皇后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不愿伤良子的心;另一方面又担心后嗣问题不解决而引发政变和政治危机。因此,当有人将衣着华丽的三位华族姑娘的照片送给天皇,并请他从中挑选时,天皇只能婉拒道:“看上去全都是很好的姑娘,还是分别选定合适的去处好了。”

      正当后嗣危机难以解决时,1933年初夏传来了良子皇后再次怀孕①的消息。这不仅使裕仁天皇重新燃起了希望,而且也牵动了几乎所有国民的心。许多人前往神社和寺院,祈祷良子皇后这一次生个太子。甚至有人在神前发誓,如果良子皇后再生女孩,他就要先杀死自己的老婆和孩子,然后再剖腹自杀。

      此时此刻,良子皇后所承受的压力很大,本来与裕仁天皇结婚已然招致了一场轩然大波,如今又因未能生育太子而导致皇室后嗣危机。裕仁天皇虽然总是安慰她不必担心,甚至说“不必介意,还有秩父宫和高松宫嘛”,但这种宽慰使皇后在感激之余,更感愧对天皇。如果皇位将来由裕仁天皇的弟弟秩父宫或高松宫来继承,对国民来说或许还会出现一些骚动和抵触情绪,更何况秩父宫和高松宫也都还没有子嗣,天皇的另外一位弟弟澄宫(三笠宫)也只有17岁。

      随着良子皇后预产期(12月28日)临近,人们的心情也随之紧张起来。为了使日本国民能尽快得到皇后生育的消息,日本各地修建了多座汽笛塔,并作出规定:如果汽笛只连续鸣放一分钟,就表明生的是公主,如果隔十秒钟再连续鸣放一分钟,那就是太子了。

      就在离预产期还有五天的1933年12月23日清晨,良子皇后出现了分娩征兆。侍医们赶紧忙碌起来。汤浅仓平宫内大臣、牧野伸显内大臣、铃木贯太郎侍从长,纷纷冒着逼人的寒气从家中赶到了皇宫。此时的良子皇后已被送进了静养室产殿,裕仁天皇则在书房中焦急地等候着。

      6时39分,从产殿中传出了婴儿响亮的哭声。在另一房间恭候的重臣们迫不及待地走进产殿,眯起昏花的老眼,将正在柏木盆中洗浴的新生仔细打量了一番,他们欣喜地看到:是一个男婴。侍医们报告,皇太子体重3260克,身长50.7厘米,母子都很健康。

      久悬于人们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侍从永积寅彦飞一般地跑到御学问所,向天皇报告了这一喜讯。裕仁天皇几乎不敢相信地追问道:“是吗!确实是个男孩子吗?”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天皇随后下楼来到侍从和侍从武官们群集的常侍宫候所,这时满面春风的铃木侍从长也走了进来。侍从中有人开玩笑地问道:“侍从长,您看清楚了吗?”铃木显出一副郑重的神情大声说道:“我确确实实拜见了男子的标志!”话音未落,侍从们哄堂大笑起来,天皇也跟着笑了起来。

      清晨6时55分,宫内省正式公布:“皇后陛下于本日清晨6时3分分娩,亲王诞生。”随之,遍布在东京市内18处汽笛同时拉响。尖锐的汽笛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牵动了成千上万人的心弦。当一分钟的汽笛声响过后,人们焦急地等待着汽笛声再次响起。短短的10秒钟显得那么漫长,人们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在等,有人甚至已拿起了日本刀做好了剖腹自杀的准备。当汽笛声再次传来时,市民们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人们纷纷走出家门,高举着日本国旗,聚集到皇宫正门的二重桥前,山呼万岁,庆祝皇太子的诞生。
      当时担任内大臣秘书官的木户幸一在日记中这样写道:“终于听到了第二次汽笛声,国民的热切希望终于得到了满足,一个重大问题解决了感慨无量,热泪难禁。”元老西园寺也说:“这一下日本太平了,不至于再发生政治危机和动乱了吧!”可以说,对那些在经济危机下艰难度日、始终把自己的命运与皇室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日本国民来说,皇太子的诞生犹如一束穿透阴云的灿烂阳光,给他们带来了新的希望。而对那些一心要维护裕仁天皇统治的元老重臣们来说,皇太子的诞生巩固了裕仁天皇的地位,解救了天皇面临的危机。
      上午8时,裕仁天皇换上陆军礼服,来到与产殿相邻的皇子室,探视正在酣然大睡的皇太子。他长久地注视着姗姗来迟的儿子,脸上浮现出心满意足的表情。接着,他又前往产殿,探望良子皇后。此时的良子皇后刚刚经历过产痛的折磨,虽显得身体虚弱,却异常高兴。面对自己的妻子,裕仁天皇意味深长地说道:“可以放心了!”当他走出产殿后,又返回来对良子再次重复了这句话。
      为了庆祝皇太子诞生,日本政府宣布全国放假一天。日本全国各家各户纷纷挂起国旗,各地还举行了提灯游行。游行一直持续到深夜,所有咖啡馆、酒吧、舞厅纷纷把营业时间从夜里1时延长到深夜1时。日本的著名词曲作者也连忙编出了《庆祝皇太子诞生之歌》,供电台播送和国民传唱。歌中唱道:“日出之国太阳升,太阳一出汽笛鸣……天皇陛下多开心,大家拍手同欢庆……”①这首轻快中而又不失庄重的杰作受到了广泛的喜爱,可以说是当时首屈一指的好歌。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