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18
11

成都耍耍论坛之血雨腥风陷金陵

      为适应进一步扩大侵华战争的需要,作为加强内阁的措施,经枢密院批准,日本政府于1937年10月15日公布了临时内阁参议官制,设临时内阁参议官若干人,参与筹划有关全面侵华的重要事务。10月25日,日本政府又将原来的企划厅和资源局合并设置了企划院。企划院属内阁首相管辖,负责起草有关平时、战时综合国力的扩充运用方案,此外还负责制订、推行有关国家总动员计划、谋求统一调整各厅事务。11月17日,裕仁天皇根据陆军参谋总长闲院宫和海军军令部总长伏见宫的建议,决定在皇城内设置大本营。18日公布《大本营令》,规定:“大本营在战时或事变之际,根据需要设置”,是日军的“最高统帅部”,直接受命于日本天皇;其主要成员为陆海军省、部领导人;任务是“运筹军机,策划作战”,规定作战目标,制定作战方案,协调历来成见很深的陆军部和海军部之间的关系,“谋求陆海两军之间同心协力互相策应”,统一行动。20日,大本营正式设置。

      设置大本营的目的,显然在于强调统帅权的独立,将平时由陆海军省与统帅部(陆军参谋本部、海军军令部)分管的权力实行一元化领导,借以消除陆海军省、部之间的隔阂与矛盾。

      为使统帅府(大本营)与国务府(内阁)保持经常联络,随后又设立了大本营与政府的协议机构——大本营政府联席会议。其成员除大本营成员外,还包括了政府方面的首相、外相、陆海等。联席会议负责政治与军事战略的协调与制定。有关军、政之重大议案,必要时举行联席会议,对特别重要的议案更应奏请召开御前会议“聆听圣断”。

      处于这一系列战争领导机构之上的,便是拥有统帅权的裕仁天皇了。按照惯例,有关军、政之重大议案,必要时举行联席会议,对特别重要议案更应奏请天皇批准,于是又增设了御前会议。所谓御前会议,是指在天皇面前召开的会议,








timg.jpg

      为适应进一步扩大侵华战争的需要,作为加强内阁的措施,经枢密院批准,日本政府于1937年10月15日公布了临时内阁参议官制,设临时内阁参议官若干人,参与筹划有关全面侵华的重要事务。10月25日,日本政府又将原来的企划厅和资源局合并设置了企划院。企划院属内阁首相管辖,负责起草有关平时、战时综合国力的扩充运用方案,此外还负责制订、推行有关国家总动员计划、谋求统一调整各厅事务。11月17日,裕仁天皇根据陆军参谋总长闲院宫和海军军令部总长伏见宫的建议,决定在皇城内设置大本营。18日公布《大本营令》,规定:“大本营在战时或事变之际,根据需要设置”,是日军的“最高统帅部”,直接受命于日本天皇;其主要成员为陆海军省、部领导人;任务是“运筹军机,策划作战”,规定作战目标,制定作战方案,协调历来成见很深的陆军部和海军部之间的关系,“谋求陆海两军之间同心协力互相策应”,统一行动。20日,大本营正式设置。

      设置大本营的目的,显然在于强调统帅权的独立,将平时由陆海军省与统帅部(陆军参谋本部、海军军令部)分管的权力实行一元化领导,借以消除陆海军省、部之间的隔阂与矛盾。

      为使统帅府(大本营)与国务府(内阁)保持经常联络,随后又设立了大本营与政府的协议机构——大本营政府联席会议。其成员除大本营成员外,还包括了政府方面的首相、外相、陆海等。联席会议负责政治与军事战略的协调与制定。有关军、政之重大议案,必要时举行联席会议,对特别重要的议案更应奏请召开御前会议“聆听圣断”。

      处于这一系列战争领导机构之上的,便是拥有统帅权的裕仁天皇了。按照惯例,有关军、政之重大议案,必要时举行联席会议,对特别重要议案更应奏请天皇批准,于是又增设了御前会议。所谓御前会议,是指在天皇面前召开的会议,而并非是由天皇主持的会议。它所起的作用是通过在天皇面前讨论的形式,使重要的战略决策得以上达天皇。一般来说,御前会议的议案都要事先在联席会议上确定下来,在御前会议上是没有变更余地的。而天皇在御前会议上也通常不作任何发言或表态,只是在闭会后对表决过的议案予以批准。

      但实际的情况远非如此。事实上,裕仁天皇对战争的进程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服部卓四郎在《大东亚战争全史》中写道:“天皇经常对进宫上奏的国务大臣和统帅部长提出种种质疑,上奏者能够从天皇质疑的内容和在听取回答时表示的态度中察觉出天皇的意图。这时,天皇经常给予启发和暗示,或对上奏的事项表示出相当强烈的感情上的爱憎。实际情况是:上奏者对天皇的这种态度极为关切,都为如何能符合天皇的意图、满足天皇的希望而煞费苦心。

      自在宫中设立了大本营后,裕仁天皇的政务更加繁忙了。他日夜关注着战事的进展,面容也日显憔悴,以至宫内大臣为他的身体健康而担忧,特地托请陆、海两相出面“奉劝”。但比较起来,他显然没有其祖父明治天皇那种在战争期间与前方士兵同甘共苦的精神。卢沟桥事变发生时,裕仁天皇正在叶山休养地悠然地度假,并忙着在海上打捞海洋生物标本。得知事变的消息后,他仍在叶山逗留了3天才返回东京。此举立即引起了军部一些少壮军官的不满,他们在私下议论:“在此非常时期,陛下却去搞那种无用的生物研究。”“有那么多时间,请多研究一点军事吧!”联系到裕仁天皇一周总要打上几次高尔夫球,也有人指责说:“受欧美影响对高尔夫球着了迷......"

      外界的风言风语也逐渐传到了皇宫,裕仁天皇感到了压力。他不得不放弃了个人爱好,生物学的研究几乎停止了,高尔夫球也一度不打了。为此他还特地吩咐下人:“现在已经不玩了,球场用不着再修理了。

      尽管如此,对海洋生物学的爱好还是促使他经常关注这方面的研究进展。有一次,他听说有人在拍摄一部海底鱼类和海藻类的电影,便总想着去看一看。一次在同广幡宫内大臣谈话时,他突然问道:“不知那部电影出来了没有?”脾气暴躁的广幡立即回答道:“眼下这个时局,没有必要看那种电影。就是有人前来进献这部电影,我也会把他赶走。”放弃了这些个人爱好,裕仁天皇便拿出更多的时间在宫中作战室关注日军在华的战事。

      11月24日,日军大本营召开了第一次御前会议。出席会议的除裕仁天皇外,还有陆军参谋总长闲院宫、参谋次长多田骏、陆军大臣杉山元、海军大臣米内光政、海军军令部部长伏见宫、军令部次长岛田繁太郎、陆军参谋本部作战部长下村定等人。会上,陆海军分别向裕仁上奏了作战计划。作战部长下村定在向裕仁启奏陆军作战计划时表示:统帅部正在考虑,根据今后的情况,命华中方面军做好新的准备态势,进攻南京或其他地区。

      Although the decision to attack Nanjing had not yet been formally made at the first imperial pre-war meeting of the base camp, the above-mentioned operational plan of the Army Staff Headquarters had actually been acquiesced in. On the same day, the General Staff of the Army, Xianyuan Palace, issued an order to revoke the former Suzhou and Jiaxing frontline as the operational limit line. On the 28th, Sub-Chief of staff, Jun Tada, issued a secret order to the commander of the Central China Front Army, Shikon Matsui, to conquer Nanjing. On the same day, Emperor Hirohito's special envoy attended the Central China Front Army headquarters, bringing the emperor's decree and the scarf Matsui was given by the empress.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