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2018
11

四川逍遥网之裕仁对战争的苦恼(二)

u=749880582,978001210&fm=26&gp=0.jpg

      重臣们也希望铃木能尽快结束战争,铃木本人后来在他的回忆录中也说自己“早就倾向于媾和”,自己之所以受命组阁也是因为体会到天皇希望“寻找机会讲和,迅速结束这场大局已定的战争”。

      4月7日晚,铃木内阁在皇宫举行了就任仪式。在就任仪式结束后,铃木发表谈话说:“拯救帝国存亡之危局,只有依靠一亿同胞别无他途。全体国民应为防卫光荣国体之后盾。我以老迈之身抱为国捐躯之决心,处理国务。希诸君踏越我尸奋勇前进,发扬新的战斗力,以安圣虑。”铃木内阁虽叫嚷要将战争进行到底,但战局的发展却对日本愈加不利。
      4月18日,裕仁的意大利盟友墨索里尼在科莫湖畔被处死,其尸体被愤怒的意大利人倒挂在米兰洛雷托广场的一根柱子上,任人唾骂。4月30日,他的另一个盟友希特勒在地下室开枪自杀。5月9日,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现在只剩下日本与世界对峙了。
      盟友的惨死,使裕仁天皇大有兔死狐悲之感。德国的投降,则使铃木内阁十分担心苏联会立即参加对日战争。在外相东乡茂德的催促下,5月的11、12、14日,铃木内阁秘密召开了3次由首相、外相、陆海军两大臣及陆海军两总长参加的“六巨头”会议。会议着重讨论了对苏政策,决定了以外交方式防止苏联参加对日作战的方针。
      在5月11日的会议上,铃木内阁宣布废除业已成为一堆废纸的同德、意签订的所有条约,以取悦于苏联。接着,又委派对苏外交经验丰富的前首相广田弘毅为代表,同苏联驻日大使马立克进行交涉。

      军部虽然没有明确表示反对同苏联接触,但实际上仍然主张坚持进行本土决战,并且制定了《今后应采取的指导战争基本大纲》。6月6日,这大纲分别在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上和内阁会议上被通过。6月8日,在裕仁天皇亲自出席的御前会议上,再次通过了这一大纲。该大纲明确提出要“以七生尽忠①之信念为动力,依靠地利、人和,将战争进行到底,以维护国体,保卫皇土,完成征战之目的”。

      在这次御前会议上,裕仁天皇仍按惯例没有公开发表意见,但内心对这份无视现实的大纲深为不满。因此在会议结束后,天皇破例将会议通过的大纲拿给了内大臣木户阅读。木户看过这一大纲后,认为这是主战派空虚逞强的结果,将会错过尽快谋和的时机。他从天皇忧虑的神态中窥测出了天皇的意图,认为借助天皇的“圣断”结束战争的时机业已成熟,遂草拟了一份题为《收拾时局对策草案》的文件,呈送给了天皇。

      木户在这份文件中首先分析了战争形势,得出了战争不可能支持到年底的结论。并强调指出:如果战争继续拖延下去,日本将会遭到与德、意同样的命运。甚至连日本的最低要求:保持皇室安泰,维护我国国体,也可能得不到满足。接着,木户又进一步建议道:“我认为日本必须停止敌对行动,坚决采取行动恢复和平。”具体的办法是打破惯例,由天皇亲自出面干预,派使节持天皇亲笔信与调停国交涉,在保留天皇制和体面和平这两个条件下,结束战争。

      面对山穷水尽的形势,手足无措的裕仁天皇对木户的建议深表赞同谕令从速着手执行。6月21日,冲绳日本守军全军覆灭,这使天皇越发感到有必要尽快结束战争。22日,裕仁天皇根据内大臣木户的建议,亲自召见了首相、外相、陆相、海相及陆海军两总长。对“六巨头”明确指示“关于战争指导,虽在御前会议已作出决定,但另一方面,关于结束战争问题,此时也希望不拘泥于历来的想法,从速进行具体研究,力求促其实现。

      对天皇作出的“终战圣断”,铃木首相表示“自当秉承御旨,努力求其实现”。其他军政要员也在天皇的逐一询问下表了态。但驻站派代表参谋长梅津美治郎回答说:“我别无异议,但实际时需慎重。”企图用“慎重”一词予以搪塞。

      天皇当即反驳道:“当然需要谨慎,但会不会因此失掉时机呢?”

    “需要从速进行。”梅津退让了。

      In this way, Emperor Hirohito,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Japan launched the Pacific War, explicitly put forward an order to the Japanese Command to try to end the war as soon as possible. The plan of relying on the emperor's "holy judgment" and seeking peace, advocated by the "main harmony faction" figures such as Muhu and Jinwei, finally began to be implemented. Suzuki said after the meeting, "Your Majesty is terrified to speak out frankly what we want to say but dare not say today."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