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2018
11

成都耍耍论坛之日本的乞降与美国的诱降

u=4274903786,1702011321&fm=11&gp=0.jpg

      按照日本的想法,结束战争并不是要“无条件投降”,而是要通过中立的苏联,以“维护国体(天皇制)”为条件向英、美投降。1945年6月24日,秉承裕仁天皇尽快结束战争的面谕,东乡外相再次指派前首相广田弘毅到箱根疗养地拜访苏联驻日大使马立克,表示日本愿为改善日苏关系作出一系列重大让步。但马立克态度冷淡,仅答应转告本国政府,却不肯作出任何承诺。后来,马立克就干脆称病拒见广田了。

      苏联政府迟迟不作答复,令裕仁天皇坐立不安。此时他已获悉美、英、苏三国首脑即将在波茨坦举行会谈,磋商对日作战及重建战后秩序的问题。为了抢在会议之前得到苏联的支持,7月7日,天皇再次召见了铃木首相,催促他加快同苏联的交涉。并明确指示:向苏联干脆提出恳请调停,或派遣携带天皇亲笔信的特使赴苏交涉。10日,最高战争指导会议决定派遣使节赴苏。对特使人选,根据天皇授命,决定由前首相近卫担任。

      7月12日深夜,东乡外相训令日本驻苏大使佐藤尚武同苏联政府交涉,并转达了天皇关于结束战争的意图。电报声称:“天皇陛下对此次战争给所有交战国国民造成的灾难和牺牲与日俱增,感到痛心,希望迅速结束战争。但在大东亚战争中,只要美英坚持无条件投降,帝国为祖国的荣誉与生存计,只好举国一致,战斗到底。由此,增大彼此交战国国民的牺牲,实非所愿。兹为人类幸福计,切望迅速恢复和平。”①这样,日本在表示愿意结束战争的同时,坚持了“维护天皇制应是起码的条件”这原则。

      电报发出后,近卫开始着手作赴苏的准备。为了摆脱军部的干扰,争取谈判成功,7月19日,近卫拜见天皇,提出在谈判中将绕过内阁直接给天皇发电报,接受天皇的指示。这一建议得到了天皇的同意。

      13日接到外务省的电报后,佐藤大使立即要求会见苏联外长莫洛托夫。但莫洛托夫以赴波茨坦行期仓促为由,拒绝会见。直到13日傍晚,佐藤才见到了副外长洛佐夫斯基。直到18日夜间,苏联政府才复照日本“鉴于近卫特使的使命不明确”,“不能作出任何确定答复”。

      那么,此时反法西斯同盟国在反对天皇制这一问题上持何种态度呢?当时英国的《曼彻斯特卫报》作过这样的报道:同盟国中废除天皇制的舆论已占上风。多数专家认为皇室与所有的军国主义的神话紧密相关,必须废除。在中国,国民参议会作出决议:提议宣告天皇为对战争、对日本在中国及太平洋地区的残暴行为负主要责任的战争罪犯…皇室乃封建主义及侵略的根源,应予废除。而美国的一项民意调查表明:1/3的人主张处死裕仁,37%的人主张审判他、判处无期徒刑或处决,只有7%的人认为不必管他或留作傀儡。

      但是这种占了上风的正义呼声,并未被主导对日政策的美国政府所接受。1945年4月罗斯福病逝后,杜鲁门继任美国总统,以格鲁为首的“日本帮”重新得势。

      格鲁认为,日本人投降的主要障碍是天皇制问题。如果美国对保留天皇制作出明确保证,就可以促使日本早日投降,并且在美国占领日本时,能给美国带来最大利益。他将其亲信、前驻日大使馆参赞杜曼提升为副国务卿特别助理兼国务院、陆军部、海军部协调委员会远东小组委员会主席,从而把持了对日决策的大权。当时,美国出于尽快促成日本向美国投降,以独吞战胜日本的胜利果实之目的,决定放弃《开罗宣言》中盟国要求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既定方针,以保留天皇制为条件,诱使日本尽快向美国投降。

      1945年7月26日,在波茨坦会议期间,中、美、英三国发表了《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公告实际上已经放弃了同盟国坚持的要求日本全面无条件投降的正确主张。关于天皇制问题,公告删去了可以保留“天皇统治下的君主立宪制”这段话,代之以“欺骗及错误领导日本人民使其妄欲征服世界之权威及势力,必须永久剔除”(第6条)。这一笼统而灵活的提法,为日后保留天皇制留下了充分的余地。

      7月27日晨6时,东京海外广播局收听到了旧金山播送的《波茨坦公告》。上午10时半,日本政府紧急召开了最高战争指导会议,日本军政头目和东乡外相就是否接受公告发生了重大分歧。军政头目主张继续坚持本土作战,顽固拒绝接受公告。而东乡外相则认为“这已是日本所能希望得到的最大限度的条件了”,而且当时苏联还未在公告上签字。因此东乡认为,这表明苏联与美、中、英之间有分歧,苏联对日仍持维持中立的立场,因而还有可能通过苏联调停,放宽公告的条件。所以,东乡力主不要急于拒绝公告,以便留下交涉的余地,等待苏联的态度明朗后再作决定。会议最终同意了东乡的意见。
      在当天下午召开的内阁会议又作出决定,为了避免挫伤国民的战斗意志,决定在日本国内暂不发表公告;同时指示各报刊登载时应低调处理只摘要公告的内容,而且要用小号字体印刷,政府不发表任何正式意见对这种藏头露尾的处理方法,军部首脑极为不满,强烈要求政府表明反对《波茨坦公告》的立场。被逼无奈的铃木首相只得在当天下午4时的例行记者招待会上发表谈话称:

          我认为那份公告不过是开罗宣言的翻版。政府认为并无任何主要价值。只有对它置之不理。我们只能为战争到底向前迈进。①

      Suzuki's remarks totally contradict the decision of the Supreme War Steering Council that the government will not express any opinions. More seriously, because of his improper use of words, Suzuki even sent the wrong message to the anti-fascist allies that Japan would "silence" the Potsdam Proclamation in his statement. He explained afterwards that his original intention was to express the word "no comment" in English. But in English, the word "mokusatsu" contains the meanings of "disregard", "silent contempt" and "silent disregard". When his statement was read, the Allies drew a conclusion from his statement contrary to his original intention. On July 30, the New York Times ran a headline on its front page with the headline "Japan's ultimatum officially rejecting the allies'request for surrender (Japan).

      对铃木的声明,东乡外相气愤不已,他指责军方从中捣鬼,并提出抗议。但已于事无补,同盟国已决定采取更为坚决的行动打击日本,以迫其投降。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