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2018
11

四川耍耍网之御音播送

QQ图片20181108135231.png

      1945年8月15日7时21分,日本广播协会向全国播发了一个特别通知:天皇陛下已发布诏书,将于中午12时播出,届时请全体国民恭听天皇“御音”。

      聆听天皇“御音”,这对大多数国民来说是第一次。全国停止了一切活动,人们很早便守候在收音机旁,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静候着这一时刻的到来。是结束战争,还是本土决战?人们根据自己的意愿猜测着、期盼着。

      12时整,广播里传出了日本最著名的播音员和田信贤的声音:“从现在开始有重要广播,请全体听众起立!”

      守候在收音机旁的全国听众,凡能站立者都肃然起立,唯一能站而未站起来的只有天皇本人。天皇所在的房间约20平方米,因为是地下室,所以没有窗户。除天皇外,有两名侍从在一旁侍立。他垂着头坐在椅子上注视着桌子上放着的收音机,神情紧张地等候着诏书的播出。

      广播里再次传出和田的声音:“天皇陛下将对全体国民颁布诏书,现在敬请开始御音播送。”

      随着国歌《君之代》播放完毕,广播里传出了天皇那特有的令人敬畏的抑扬顿挫的声音:

          致忠良臣民:

                  朕深鉴于世界之大势及帝国现状,决定采取非常措施,收拾时局,兹告尔等臣民,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4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

                  盖谋求帝国臣民之康宁,同享万邦共荣之乐,斯乃皇祖皇宗之遗范,亦为朕所眷眷不忘者。前者,帝国所以向美、英两国宣战,实亦为希求帝国之自存与东亚之安定而出此,至如排斥他国之主权,侵犯他国之领土,固非朕之本志。然交战已阅4载,虽陆海将兵勇敢善战,百官有司励精图治,一亿众庶克己奉公,各尽所能,而战局并未好转,世界大势亦不利于我。加之,敌方最近使用残酷之炸弹,频杀无辜,残害所及,实难逆料。如仍继续作战,则不仅导致我民族之灭亡,并将破坏人类之文明。如此,则朕将何以保全亿兆赤子,陈谢于皇祖皇宗之神灵乎!此朕所以饬帝国政府接受联合国公告者也。
                  对于始终与帝国同为东亚解放而努力之诸盟邦,不得不深表遗憾;念及帝国臣民亡死于战阵、殉于职守、毙于非命者及其遗则五脏为之俱裂;至于负战伤、蒙战祸、失家业者之生计亦朕所深为轸念者也。今后帝国所受之苦难固非寻常,朕亦深知尔等臣民之衷情,然时运之所趋,朕欲忍其所难忍,耐其所难耐,以为万事开太平。
                  朕于兹得以维护国体,信倚尔等忠良臣民之赤诚,并常与尔等臣民同在。若夫为情激,枉滋事端,或者同胞互相排挤,扰乱时局,因而迷误大道,失信义于世界,此朕所深戒。宣举国一致,子孙相传,确信神州之不灭,念任重而道远,倾全力于将来之建设,笃守道义,坚定志操,誓必发扬国体之精华,不致落后于世界之进化。望尔等臣民善体朕意。
      随后,又传出缓慢悲凄的《君之代》的乐曲声。广播员接着播送道:
                  天皇陛下的御音播送已经完毕。天皇陛下为开万世之太平,已于昨天指示政府通知美、英、中、苏四国,接受《波茨坦公告》。对这从未有过的重大事件,国民诚惶诚恐,一亿均为感泣。我等臣民只有遵奉诏书旨意,维护国体,保持民族荣誉,灭私奉公,谨奉读诏书。
      接着,播音员又以平淡的声调重读了一遍诏书。从开始播送到结束,正好用了14分钟。天皇听着自己的声音,一直全身纹丝不动。等广播播送完后,天皇站起身回到会议室。
      电波载着天皇的声音飞进了千家万户,这是日本国民第一次听到战争的真实情况:日本战败了,这也是日本大多数国民第一次听到天皇那神圣的声音,所谓的“鹤声一鸣”①。
      当时的录音和广播设备不佳,播放诏书时杂音干扰很重,诏书又是用非白话体裁写成,再加之裕仁那特有的发音,多数人并没有完全听明白诏书的内容。但从当时的气氛和断断续续的语句中,人们还是体会到在这场持续了多年的战争中,日本败了。
      御音播送,令体验到战败的日本国民呈现出复杂的心态。有的因怀念死去的亲人而痛苦不已,有的因战败的耻辱而剖腹自杀;但更多的人因终于熬过了战争而如释重负。
      播送完毕不久,皇宫前广场上陆陆续续来了许多市民和下级军官。他们有的站在那里默默祈祷,有的伏在地上把额头触到白石子上,也有的在行最敬礼,还有一些人一边哭一边唱着《君之代》。哭泣之声在广场上久久回荡。
    “御音广播”结束后,日本第5航空舰队司令宇垣缠中将,仍然驾驶舰载轰炸机“慧星号”飞向冲绳,向美国舰队施行了最后一次的“特攻”攻击。
      日本长期的对外侵略战争,终于以天皇的“御音广播”正式宣布结束。由于日本的投降是以“圣断”的形式确定并由天皇公布的,故而日本的某些史学家曾以此来歌颂裕仁天皇的“圣德”,认为“天皇从危地拯救了日本民族”。诚然,如果没有天皇出面,军部主战派还会将日本国民拖入新的战争深渊。在这一点上,天皇确实发挥了较为关键的作用,但通观近代日本的对外战争,无一不是经日本的最高统治者天皇批准实施的,裕仁天皇是与希特勒、墨索里尼齐名的头号罪犯。在日本,只有天皇才拥有决定宣战和投降的权力,既然发动战争是按照天皇的命令进行的,结束战争当然也需要有天皇的命令。而且,停战投降,也并不是天皇主动倡导的,而是在重臣力奏停战、战局难以为继、天皇制面临生存危机的严酷现实下作出的无奈抉择,也是天皇为保存皇室的特殊地位而采取的“舍车保帅”之举。

      In addition, the so-called "Royal Sound Broadcasting" mentioned above does not explicitly acknowledge that Japan was defeated and surrendered, nor does it express regret for Japan's aggressive crimes. It is clear that Japan is trying to dominate the Asia-Pacific region through the war of aggression, but the imperial edict also declares that the war carried out by Japanese militarism is "in fact for the survival of the Empire and the stability of East Asia", and that infringing on the sovereignty and territory of other countries is "not my original aspiration". The tone of using aggression as self-defence is the same as that of the declaration of war when the Pacific War was launched. In particular, the Emperor took advantage of his special position and great influence to publicize "safeguarding the national system" as a given fact, calling on his subjects to "unite the whole country, pass on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and "promise to carry forward the essence of the national system", whose real purpose is clear.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