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2018
11

成都耍耍论坛之日本投降后天皇的忧虑

QQ图片20181108140356.png

      1945年8月30日下午2时19分,一架美军C-54大型运输机呼啸着降落在位于日本横滨的厚木机场。与其他涂成保护色的美军飞机不同,这架飞机外表花哨,机首绘有菲律宾吕宋岛的地图,机身印有“巴丹”字样。这便是美国五星上将、驻日盟军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的座机。

      舱门打开,时年65岁的麦克阿瑟以一副征服者的姿态踏上了舷梯。他身着开领军便服,戴着墨镜,嘴里叼着长管玉米芯烟斗。在走下短短的舷梯时,他两次收住脚步,盛气凌人地环顾着四周。

      踏上日本国土的麦克阿瑟带来了一支46万人的美国占领大军,这些陆海军部队将分别陆续从横滨、横须贺登陆,进驻东京和日本全国各地;太平洋舰队停泊在东京湾。与此同时,麦克阿瑟也带来了一把悬挂在裕仁天皇头上的上方宝剑。美国联合参谋总部在发给麦克阿瑟的指示中,就他的权力作了如下说明:“天皇和日本政府,是在你、盟国最高统帅的领导下,被授予治理国家的权力的…由于阁下的权力至高无上,在权限上无须接受日方的任何异议。”

      尽管麦克阿瑟的正式身份仅为盟国最高司令官,但《麦克阿瑟》一书的作者小克莱·布莱尔还是把他更为形象准确地称为“是独裁者,是殖民地总督,是日本幕府时期的将军,是沙皇”。而日本人则把他称为“蓝眼睛的太君”、日本的“太上皇”。

      原定于8月底举行的日本正式签署投降书的仪式,因受台风影响改在9月2日举行。9月2日上午9时许,在停泊于东京湾的“密苏里号”美军巨型军列舰上,隆重举行了日本投降签字仪式。签字仪式由麦克阿瑟主持,他首先发表了简短的演说:“我们,各主要交战国的代表们,今天会聚于此,签署一项庄严的协定,以使和平得以恢复……作为盟军最高统巾,我宣布,我将遵循我所代表的各国的传统,以正义和宽容的态度履行我的职责,同时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以保证投降条款完全地、迅速地忠实地得到遵守。”
      接着,日本外务大臣重光葵代表天皇和政府,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代表大本营出席仪式并在投降书上签字。重光葵曾在“二八”事变时被炸断了一条腿,他那副可怜相充分象征着日本战败的惨境。随后,麦克阿瑟以盟军最高司令官的身份签字。他先后用了五支“派克”自来水笔,才签完了自己的全名“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继他之后,代表美国的尼米兹海军上将、代表中国的徐永昌将军、代表英国的福莱塞海军上将代表苏联的杰列米扬科中将以及其他五个同盟国的代表相继签字。

      签字完毕后,麦克阿瑟再次发表简短讲话:“让我们祈祷吧!和平已在世界上得到恢复,愿上帝永远保佑它!”

      麦克阿瑟的话音刚落,天空中便传来嗡嗡的机群轰鸣声,数千架美军飞机呼啸着掠过“密苏里号”战舰上空,庆祝这个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时刻。

      随着签字仪式的结束,日本天皇、政府的国家统治权便被置于盟军最高司令官的领导之下,麦克阿瑟也由此完成了他作为日本“太上皇”的“加冕”仪式。

      9月8日,暂住横滨“新大饭店”的麦克阿瑟元帅入住美国大使馆。17日,将坐落在皇宫护城河畔的第一生命馆作为联合国军总司令部(简称GHQ)。

      就在举行投降签字仪式的第二天,一向对各种祭拜仪式循规蹈矩的裕仁天皇,决定举行“战争终息亲告仪式”,向皇祖皇宗禀告日本这次史无前例的投降。

      这一天,裕仁天皇在高松宫、三笠宫,以及东久迩宫、近卫公爵的陪同下,来到供奉天照大神神镜的贤所,向皇祖皇宗行礼后宣读了《御告文》,向皇祖皇宗禀报了日本战败的事实,表达了自己对虽有天神庇护而仍然战败的歉疚之情。

      每当裕仁拿起那份令他的帝国最终屈服的《波茨坦公告》时,他的目光便会久久地停留在公告的第10项条款上:“吾人无意奴役日本民族或消灭其国家,但对于战争人犯,包括虐待吾人俘虏者在内,将处以法律之严厉制裁。”

      For Emperor Hirohito, who was familiar with the history of World War I as a teenager, "war criminals" was not a strange word. Today, among the heads of state of Japan, Germany and Italy, he is the only one alive. What will his future destiny be? Will the Allies led by the United States send themselves to the dock and guillotine? Whenever he thinks about this, Hirohito always shudders.

      裕仁天皇作为陆海军大元帅、日本的最高统治者,对发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一点裕仁比谁都清楚。当时,国际上要求审判和惩办天皇的呼声也极为高涨。苏联、英国、澳大利亚等国都将裕仁列为第一号战犯,要求起诉和审判天皇。澳大利亚政府在致英国政府的电报中称:“天皇作为国家首脑和武装部队的最高统帅,应对日本的侵略行径和战争罪行负责。”并致电华盛顿说:“不应豁免天皇对日本从事侵略战争所负的罪责。”美国舆论界也强烈要求审判天皇,全美律师协会散发文件,要求逮捕并审判天皇。受美国政府委托,当时曾进行过“应如何处置战后的天皇”的盖洛普民意测验,其中7%的美国人要求惩办天皇,36%的人要求处死天皇。正如盟军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后来对重光葵首相所说的那样:“当时世界舆论中占上风的看法是,天皇是日本侵略战争的最高负责人,应该接受国际审判,并被处以绞刑。

      天皇身边的重臣们也有谈及天皇的战争责任并主张裕仁退位的。在战争结束前,近卫就曾从结束战争的角度提出过天皇退位的设想,他的想法是天皇退位后,在京都安闲度日,这样可以缓和盟军总部的情绪,是一条防止指名天皇为战犯和废除天皇制的途径。近卫曾对内大臣木户说:“如果我们犹豫不决,对方就会对陛下和天皇制双管齐下,采取措施。关于国体,我想还是通过国民投票确立天皇制为好。陛下退位,由高松宫摄政不是很好吗?至于国民投票,若现在进行,天皇制将会得到维持。以后进行将会怎样?可能越往后拖,支持共和制的人就会越多。”木户、东久迩宫等人也都考虑过这一问题。东久迩宫也是一个积极的让位论者,他主张天皇最好是退位,以表示对战败的反省。也就是从那时起,天皇变得不太喜欢近卫了。天皇虽然不反对退位,可是他怕退位成为导火线,进而发生无法估量的混乱,尤其是为年幼的皇太子明仁担心。

      投降时的首相铃木贯太郎也明确地承认天皇应对战争负责,但他却反对让天皇退位。战后不久,他曾对其亲信左近司政三说过:“陛下承担战争责任最为合理……我决不赞成天皇退位,应该继续在位来承担责任。”但是,随着美军进驻日本,除近卫等少数人仍主张让天皇退位外,多数重臣都打消了这一念头。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