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2018
11

成都桑拿网之维护天皇制的皇族内阁

u=1355086052,1983215302&fm=26&gp=0.jpg

      在日本投降之际成立的以东久迩宫为首的皇族内阁,也在为维护天皇制的生存而竭尽全力地与麦克阿瑟周旋。

      东久迩宫是在8月17日即铃木内阁总辞职后就任内阁首相的。当时,内大臣木户鉴于日本已进入“非常时期”,遂策动天皇,打破召开重臣会议推荐首相的惯例,由天皇直接钦命东久迩宫组阁。

      皇族组阁,在日本近现代史上并无先例。自明治以来,考虑到皇族涉足政治有可能牵连天皇,因此皇族不得组阁被作为一条禁令规定下来。在“二二六”事件后以及第三次近卫内阁总辞职后,都曾有人提议由东久迩宫出面组阁,但均遭否决,理由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起用皇族。

      值此日本战败、天皇制面临生存危机之际,天皇和木户都认为这“万不得已”的关键时刻已经来临。首先,在当时的情况下,要使数百万狂热效忠于天皇的日军放下武器,接受投降,非皇族成员出面不可;其次,成立皇族内阁会使日本国民认为皇室勇敢地承担起战败的责任,或许还会使美国人视皇室成员为和平主义者;最后,在天皇统治面临空前危机的背景下,只有寄希望于能够与天皇同舟共济的皇族内阁才能支撑下去。

      在对日本实施占领不久,麦克阿瑟便实行了一系列铲除日本军国主义的非军事化政策,如解除日军武装、解散军事机构、废除军事法令等一系列措施。对此,裕仁天皇和东久迩内阁出于维护天皇制的需要,给予了积极合作”。但某些触及天皇制的改革措施,则无一不使他们感到恐惧与不安。

      8月28日,为了向日本国民显示天皇的恩惠。经裕仁批准,东久迩内阁宣布将皇室林野中的100万方木材分配给战争受害者,后又宣布出售天皇的三所离宫用于战灾救济。对此,占领军司令部认为天皇此举意在缓和国内外要求惩办天皇的情绪,同时还打算用皇室财产作为战争的赔偿费用,并将其列入即将实施的征收富人财产税的对象,因而禁止皇室实施这种救济。①这使天皇和东久迩皇族内阁深感不安。

      美国进驻日本之初,曾拟实施军政,直接统治日本。在已占领的冲绳、奄美岛,美军早已实施军政,由美国行使行政、司法大权,并使用美军发行的军票。9月2日,即日本签署投降书的当天下午,驻日美军副总参谋长马歇尔少将将经由麦克阿瑟签署的《告日本国民书》等三份布告文件递交日本政府,并要求其迅速公布。三份布告的主要内容有:宣布盟军最高司令官对日本国的全部领土和居民实施军事管制,日本政府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权一律在最高司令官职权下行使;凡违反军令、妨碍治安和抵抗者将在占领军法庭受到惩罚;在日本通行军票等。

      东久迩内阁面对三份布告惊恐万状,唯恐布告发出后会使国民震动,损害国体的基础,乃至剥夺日本政府的统治权力,造成占领军直接统治的局面。因而连夜召开内阁紧急会议商讨对策。内阁会议结束后,外相重光葵奉命晋见了麦克阿瑟元帅,向他阐述道:结束战争是天皇直接作出的决断,忠实履行《波茨坦公告》的内容,未预定要以取代日本政府的方式直接颁发军政令,日本内阁将诚心诚意地履行《波茨坦公告》,因而美国通过日本政府来实行占领政策,将是最为明智的策略。最后还警告说:如果由占领军推行军政,或许也就是混乱的开端,对此后果,日方不能负责。②既然日本政府表示愿意充当美国的驯服工具,麦克阿瑟遂改变初衷,决定通过日本政府实行间接统治,同意停止公布上述布告,东久迩内阁暂时渡过了这场国体危机。

      东久迩内阁在尽力与盟总周旋的同时,也在极力为天皇开脱罪责,维护天皇制。

      8月28日,他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强调用抽象的所谓“一亿总忏悔”来模糊和淡化作为个人的天皇的战争责任。9月4日,日本第88届临时议会开幕,东久迩首相在议会上发表演说,继续鼓吹他的“一亿总忏悔论。议会通过了“承诏必谨”的决议,同意了这一似是而非的论调,给它披上了合法的外衣。这种糊涂和淡化侵略战争罪责的谬论,对战后日本政局和社会舆论产生了十分有害的影响,妨碍了彻底揭露和清算日本军国主义的战争罪行,并埋下了复仇的祸根。

      9月12日,东久迩内阁又匆忙通过了一项决议:由日本自己的司法机构逮捕并审讯战犯嫌疑人。其目的是想使昔日的天皇重臣们免遭被美军强行逮捕的侮辱,并可对其实行宽大处理。但当东久迩首相请天皇批准这一决议时,却遭到了天皇的反对。裕仁表示:敌方所列举的战犯均是对朕竭忠尽义之人,如以朕的名义处罚他们,实在是于心不忍。
      不仅天皇反对,而且占领军当局也不同意。因此,对战犯的审判仍将由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进行。但东久迩内阁为了表示日本政府的存在,仍通过交涉从占领军手中接过了逮捕战犯嫌疑人的任务,然后再将其转交给美国宪兵。考虑到外务大臣重光葵曾是侵华的急先锋,难得美国人青睐,遂决定让重光葵辞职,“代之以能与麦帅对话的外相”—吉田茂。
      吉田茂是原内大臣牧野伸显的女婿,1927-1930年曾任外务次官,其后出任驻英大使,曾反对日本与德国签订《日德防共协定》,1938年因陆军反对他出任外相而辞职赋闲。辞职后,一直为阻止日美开战及停战媾和而奔走于牧野伸显与美国驻日格鲁大使之间,曾一度被军部逮捕入狱,因而成为著名的“反军反战的英雄”和亲英美派人士。吉田出任外相后,多次拜见麦克阿瑟,双方建立了“亲密无比”的关系,在占领军总司令部与皇室之间架起了联系的桥梁。
      9月15日,为了试探美国对是否保留天皇制的态度,东久迩宫首相和留任的海军大臣米内拜会了麦克阿瑟。见面之后,东久迩宫直截了当地问道:“天皇是不是必须退位?”麦克阿瑟答道:“不是,天皇在盟军进驻和解除日本陆海军武装方面给予了很大帮助,所以完全没必要考虑退位的问题。天皇制要不要存在下去,这完全是日本自己的问题。”
      美国政府虽然主张保留天皇,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根本不触动天皇制。他们不能容忍作为滋生法西斯主义温床的封建专制天皇制的继续存在,也不能容忍天皇披着神的外衣继续总揽统治大权。因此,美国政府在庇护、利用天皇的同时,对天皇制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东久迩内阁虽然小心翼翼地同占领军当局进行周旋,但其力图原封不动地维持旧天皇制的统治秩序、抵制民主化改革的立场,仍然引起了占领军当局的不满。为防止国内以日本共产党为代表的左翼势力冲击天皇统治体制,东久迩内阁上台后仍原封不动地保留了战前日本的“特高”警察和《治安维持法》,并于8月28日发布了《关于言论、集会、结社的处理方针》,扬言要严厉取缔反对国体的团体和言论。东久迩内阁这种极端露骨地维护国体的言论和行动,致使本来对天皇持宽容态度的麦克阿瑟也担心若置之不理,将会招致同军国主义合流的嫌疑。而恰好在此时发生的“天皇照片风波”,进一步加速了东久迩内阁的倒台。

      9月27日,裕仁拜访麦克阿瑟后,日本准备在各报第2天的头版头条报道这次会见的消息,同时附以盟军总司令部向报社分发的麦帅和天皇并肩而立的合影照。照片上,身高一米八多的麦帅身着便装,双手叉腰,叉开双腿,悠然自得地站在天皇一旁,摆出一副傲慢的姿态。而身高只有米六左右的天皇则身穿礼服,神情呆板拘谨,摆出立正姿势。两相对比,形成鲜明的反差,俨然是战胜者和战败者的逼真写照。

      在东久迩及其内阁看来,发表如此贬低天皇形象的照片,实在是大逆不道。遂命宫内省于28日深夜向有关各报发出紧急指令,停止出售第2天的报纸。

      占领军司令部闻知此事后,立即展开坚决反击。29日中午,以麦帅指令的形式发出通告:“撤销对新闻及通讯自由的一切限制”,并声明该指令适用于报道麦帅与天皇会见一事。同时又召集各报负责人,指令发行被禁止发售的报纸。

      占领军的强硬态度使东久迩内阁狼狈不堪,不得不撤销了已发出的禁令。10月4日,总司令部采取断然措施,下达了《关于废除对政治、公民、宗教自由限制的备忘录》(又称“自由指令”),明令日本政府废除《治安维持法》等13个法令,立即释放包括共产党人在内的政治犯,废除“特高”警察,解除对政治、民权及信仰自由的一切限制,其中包括对天皇、天皇制及政府自由议论的限制。

     This directive is a fatal blow to the Cabinet of Dongjiuli, whose responsibility is to maintain the imperial system and its ruling order. Dong Jiuyou felt deeply that "the Cabinet has lost the trust of Marshal", and that he was unwilling to carry out this directive, so he announced the resignation of the Cabinet General on October 9. The cabinet lasted for only more than 50 days and became a short-lived cabinet in Japanese history.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