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2018
11

成都桑拿网之象征天皇制

u=2902028052,3811643534&fm=11&gp=0.jpg

      美国占领日本后,为利用天皇顺利实施其占领政策,一方面极力庇护裕仁天皇,使其逃脱了历史的审判,在天皇的宝座上又稳坐了40余年;另一方面,出于铲除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的需要,又对近代的天皇专制制度进行了一系列改造。

      改革的矛头首先指向了作为近代天皇制精神支柱的日本国教——神道教。自明治维新以来,神道教成为凌驾于佛教、基督教等宗教之上的国家宗教。它在神化天皇绝对权威,对内以效忠天皇的思想毒害人民,对外推行军国主义侵略扩张政策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要改革天皇制,就不能允许神道教的特权继续存在下去。

      1945年12月10日,盟军总司令部颁布了《废除政府对国家神道和神社神道的保障、支援、保全、监督及传布》的指令。该指令明确规定:神道与政府机构及具有公职身份的官吏脱离关系,不许政府和官吏“保障、支援、保全、监督和传布神道”,不得出席任何神道仪式、典礼和参拜神社;禁止国家给神道、神社任何财政援助;撤销内务省神祇院等。

      此外,该指令还称,“本指令的目的,在于把宗教和国家分离开来,以防止一切把宗教滥用于政治目的的活动”,“防止在欺骗和诱惑日本国民在走向战争的意图下歪曲神道的教义和信仰,防止有利于宣扬军国主义和极端国家主义的活动重新出现……为永久和平与民主主义理想奠定基础”。

      盟军总司令部颁布的这一指令,使专制天皇制赖以存在的精神支柱遭到毁灭性打击,天皇“神圣不可侵犯”的外衣被剥了下来。继废除国家神道后,盟军总司令部开始考虑如何进一步摧毁日本国民忠君思想的基础——对天皇的神化。在盟军总司令部社会教育局局长戴克上校的暗示下,裕仁天皇于1946年元旦发布了《人间宣言》的诏书,自我否定了天皇拥有的神权。
      为了防止天皇的财产重新膨胀,美国盟总将改革的矛头又对准了庞大的皇室财产。因为它是构成天皇政治权力及其神圣尊严的物质基础,要废除专制天皇制下的天皇特权,必须摧毁这一经济基础。
      在美国支持下制定的日本新宪法对皇室财产作有明确规定:“皇室的所有财产属于国家。皇室的一切费用必须列入预算,经国会决议通过。“授予皇室财产,皇室承受和赐予财产,均须根据国会的决议。”经过评估,盟军总司令部对数额高达37.1562亿日元的庞大的皇室财产进行了分类处理。其中,约9%~12%的财产(森林、工地、建筑物、现金、有价证券、美术品),完全交给国家;约7%的财产,如吹上的皇家书库、那须和叶山的行宫都归政府所有,允许天皇免费使用,皇宫中的三座宫殿(祭神殿)作为私人的宗教建筑物,不计数在内;约1%~2%的财产(有价证券、装饰品、1500万日元的现金)作为皇室私产归皇室所有。这样,旧皇室的经济基础瓦解了。
      为将上述改革的成果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并从政治上剥夺天皇至高无上的统治大权,1946年2月,盟军总司令部又迫使日本政府接受了由美国方面起草的新宪法草案。该草案经稍作修改后,于1946年11月3日以《日本国宪法》的名称发表,并于次年5月3日生效。
      这部新宪法即《日本国宪法》,与《明治宪法》,也就是1889年的《大日本帝国宪法》相比,具有如下两方面的显著特点:其一是天皇的法律地位与职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天皇已由总揽国家统治大权的专制君主变成了没有任何实际权力的国家和国民整体的象征;其二是新宪法规定日本永久放弃战争,天皇也因此被剥夺了军事统帅权。
      1947年5月3日,是新宪法正式生效的第一天。这一天,裕仁天皇和吉田茂首相等人出席了在皇宫前广场举行的庆祝新宪法实施典礼,约10万东京市民参加了这一盛典。当庆祝典礼结束后,许多市民围住了天皇的坐车,庆祝实施新宪法,欢呼天皇制得以保存。但是,就在这一片欢呼声中,人们也清醒地认识到,天皇虽在,但意义已完全不同。在新宪法体制下,天皇已从神变成了人,已从总揽国家大权的顶点变成没有任何实际权力的象征性元首,近代以来的专制天皇制已变成了象征天皇制。

      随着《人间宣言》的发表,天皇由神变成人,皇室的一些保守古老的传统也悄悄地发生着改变。

      首先是宫内省被宫内厅所取代。过去负责掌管皇室事务的机构为宫内省,其长官为宫内大臣,在专制天皇制时代,宫内省直接隶属天皇,宫内大臣倚仗天皇权威,权倾一时。在战后,有着悠久历史的宫内省被宫内厅所取代。与此同时,日本政府还颁布了新的宫内厅法,其第一条将宫内厅的任务仅限定为:负责照料天皇和其他皇室成员,保管天皇“御玺”和“国玺”,安排天皇和皇室成员参加国事活动。与战前的宫内省相比,宫内厅从直接隶属皇室变为总理府下的一个直属厅,其预算和人事均由总理府负责,宫内厅长官与职员均为国家公务员。在规模上,战前宫内省是一个拥有25个部、一个地方事务局,以及6200名职员的庞大机构,而战后的宫内厅只设立了6个部和京都事务所一个地方局,拥有职员1150人左右。

      其次是天皇身边的侍从发生了变化。在战前,天皇的侍从长历来由退役海军大将担任,侍从均从华族子弟和毕业于皇家学习院的人中遴选,能被选为天皇侍从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战后,天皇侍从长改由文职官员担任,而侍从则来自日本政府各相关省厅,属于国家公务员。他们由宫内厅长官提名,由总理大臣任命,其人数由战前的10人降至6人。由于这工作要负责天皇公私生活的各个方面,任务非常繁重,而工资又没有特别优惠,因此它已远不如战前那样令人向往了,很少有人会主动担任这一工作,一些负责派出的省厅不得不采取定期轮换的办法来解决这一问题。

      The third is the promulgation of a new model of the royal family. The Royal Model before the war is the supreme legal norm of Japan with the same effect as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Great Japanese Empire. It gives the Royal Family special status and many privileges independent of the cabinet of Parliament. In January 1947, Japan promulgated a new model of royalty in the form of law, which made new provisions on the succession of the throne, the category of the royalty, the preservation or abolition of the Regent and the Royal conference.

      新《皇室典范》规定,皇室最重要的机构之一、主要负责审议继位、摄政、遴选皇后的皇室会议由10名议员组成,其中皇族议员仅为两名,其余为内阁总理大臣、众参两院正副议长、宫内厅长官、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法官,由内阁总理大臣担任议长。新《皇室典范》大大削弱了皇室拥有的特权,并将皇室完全置于议会的监督之下。

      关于继位,新《皇室典范》第一章规定,皇位由“属于皇统的男系男子”继承,不承认女系及女皇。根据长系优先原则,继承皇位的顺序依次为:(1)皇长子;(2)皇长孙;(3)皇长子的其他子孙;(4)皇次子及其子孙;(5)其他的皇子孙;(6)皇兄弟及其子孙;(7)皇叔伯父及其子孙;(8)没有以上皇子孙时,皇位传给最亲近的皇族。最后是皇族成员构成的变化。随着新《皇室典范》的公布,皇族成员的构成也发生了很大变化。除天皇的三个亲弟弟及其子女得以保留皇籍外,其余的11家皇族共51人均脱离了皇籍,降格为平民。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