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2018
11

成都夜网之被降为平民的皇族成员(二)

u=1009485804,3029543618&fm=26&gp=0.jpg

      宴会行将结束时,天皇举杯说:“在此举杯,预祝各位身体健康!”大家都忍不住地泪流满面。梨木宫守正亲王从椅子上站起来,向天皇致以深深的敬礼说:“非常冒昧,我作为年纪最大的人,愿意代表皇族说几句话。这次圣上赐予如此丰盛的晚宴,又讲了一些非常热情的话,对天皇的恩情我等将铭记在心,在此让我们举杯,衷心祝愿三位陛下愉快健康!”这位平素刚愎自用、长着螺旋桨似白须的老人,身体不由得发抖了。

      如果说上述11家皇族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得不降为平民的话,那么三笠宫却是甘愿自行降为平民的。

      三笠宫崇仁亲王是裕仁天皇的四弟,素有“红色亲王”之称。三笠宫早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曾参加过侵华战争,战争结束时是陆军中佐战后,他进入东京大学文学部当研究生并同时研究历史。作为一名富有正义感的历史学者,三笠宫对日本法西斯发动的侵略战争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和严厉的批评。他曾根据自己对于七七事变和南京大屠杀的见闻,写了本名为《帝王·坟墓·民众》的书。在书中,他坦率地承认:“‘圣战这个堂而皇之的美名,跟事实是全然不相符的。而且正因为其真相不是正义的战争,所有表面上就不得不更加强调什么‘圣战’了。”

      三笠宫不仅直言不讳地抨击日本的侵略战争,甚至还发表了一系列不满皇室的进步言论。

    “因为天皇是国家最高的公仆,那就不光是喊‘天皇陛下万岁’,而是陛下高喊‘国民万岁’才对。”

    “新宪法、新《皇室典范》,不承认天皇让位,就是对基本人权的否定。”

    “皇族男性的婚姻,要由皇室会议来决定,这不是对基本人权的待遇,有无视人权之嫌。”

    “不应当强制人们向天皇敬礼,各人根据各人的判断去做就行。见到天皇,有的人点头,有的人招手,有的人佯装不知道,最坏时做个‘鬼脸’也可以,没有丝毫关系。”①

      正是由于具有上述思想基础,三笠宫“经常为身居皇族地位而感到苦恼”。1982年,他终于作出决定,脱离皇籍,专事残疾人福利事业。他说:

                我是从过去那种极不自然的皇室制度(假如允许我直率地说的话,那叫没有“铁窗的监狱”)中解放出来的。

                我非常愉快,我活了30年才开始知道了一个人在马路上步行的乐趣,虽然感到命运不可思议,但是我可以不被任何人注意慢慢地在马路上行走。

                既然想脱离皇藉,就应当专门从事一项社会事业,这对我来说,是个重大的问题……首先,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终止还是不终止皇族身份……终止对社会有利呢?还是不终止有利呢?经过几个夜晚、几个月的深思,终于得出了一个平凡的结论,像我这样的人,留在皇族中间能有什么作用呢?

      Mikasa Miya's decision shocked the royal family and made it to the Japanese parliament. The palace hall also held an emergency Royal Conference for this purpose. The result of the consultation is that it is hoped that the third-class palace will continue to act as a royal family in the future and not fail to live up to the expectations of the people. In the end, it was hard for the palace hall to persuade the three li palace to withdraw the decision. However, in the spring of 1982, he finally decided to leave the imperial court and put forward his application for welfare.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