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2018
11

成都耍耍网论坛之男人渴望成为主宰者

u=2778889436,1186029716&fm=11&gp=0.jpg

      当男人有了力量以后,他们还想成为主宰者。然而,无论在工作中还是在婚姻关系中,支配别人是极具毁灭性的。在《当爱情死亡—婚姻失望的过程》( When loove Dies: The Process of MaritalDissatisfaction)这本书里,作者凯伦·盖瑟( Karen Kayser)的观点让人深思。他认为:关于某些婚姻中爱情的消逝,此过程可以预测。在“什么导致爱情死亡”这一章里,大多数接受调查的人都说,是方企图支配另一方,造成了婚姻关系的转变,这通常被称为“情感虐待和情感支配”。

      大约一千五百多年前,奥古斯丁( Augustine)曾描绘了理想的夫妻关系:

      如果上帝打算让女人统治男人,他就应该让女人从亚当的脑袋中出来;如果他打算让女人做男人的奴隶,他就应该让女人从亚当的双脚中出来。但是,上帝从亚当的肋骨里造出女人,因为,他要让女人成为男人的助手和伴侣,并且拥有与男人平等的权利。

      信奉男子汉形象的男人,尽全力打造出一副刀枪不入、无懈可击的外表,就好像是没有门户的房子,没有吊桥的城堡,俨然一幅高攀不起的模样。于是,男人变得很像某些动物。

      孔雀用开屏吓退入侵者,而海龟则缩进自己厚厚的硬壳里,这两种行为,实际上都是为了掩饰自身的缺点和脆弱。男人经常表现得像孔雀或海龟一样:若存在被揭穿的危险,他们就会鼓吹自己的成就,表现出很强的样子;要不就退回到自己那个固若金汤的堡垒里。不管采取哪种方式,都不能损害他们男子汉的形象。他们是骄傲的动物。

      这种男子汉的形象和上帝对基督徒的期望是不一致的,因为,它不是把上帝而是把自己放在了男人世界的中心位置上。《男人女人,独处和相伴》( Man and Women, Alone and Together)的作者凯·库克( Kaye Cook)和兰斯李( Lance lee)如此解说男子汉形象的问题

            它导致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和冷淡的关系,导致了以牺牲感性为代价的理性,导致了为保护自己而脱离信徒的教会。由于社会极力推崇此形象,在教会里我们也接受了这种荒诞的观点。我们寻找所谓的“有超强能力的领导者”,“忠于上帝的伟人”和“侍奉上帝的男子汉”。在教会里,我们给予这些人较高的地位,却不再记得那位好牧人(耶稣基督)的样子,以及那个在《圣经》里有关“一位穷寡妇捐了她仅存的两个小钱”的含义。忘记了旧约中记载的那位全能的上帝和那个发誓要“像母亲一样”抚慰以色列人的上帝相同(《以赛亚书》六十六章13节)。
      这种对男子汉形象的迷信,只能导致封闭和死亡—想不到其他的词可以形容其后果。他们会有亲密的友情吗?曾经有个男人这样说:“亲近的朋友?没有,一个也没有。为什么要有?我需要有吗?”
      斯图·韦伯( Stu weber)在《温柔的勇士》( Tender warrior)一书中阐述了很多男人都要面对的苦恼:
      啊,也许我们都想要友谊,无论承认与否,任何一个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感到胸中有一处虚空,而且不知道别人是否有此感觉。但是,我们内心有样东西让我们彼此保持距离。到底是什么东西让男人远离别人,没有一个朋友呢?
            几天前,我在一个拥挤的停车场,看到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男人。正如越战老兵一眼就能认出另外一个当年的战友一样,我一眼就看出了那人从事什么职业,也看得出来他所承受的痛苦。我立刻感到一种对他的关爱。他拄着双拐,一只裤管挽到了大腿根儿。在人来车往的停车场上,似乎每个人都避免自己关注这个身有残疾的人。在类似的场合下,我们经常发现自己也是这么做的,不是吗?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与平常人有不同,好像缺了点儿什么。的确,那个人的身体是残缺的。
      我认为,大多数人都会承认,一旦坦诚明白地谈论脆弱的男人之间的友谊时,我们都像是只有条腿走路那样,缺少点什么。的确,我们并没有“全部”投入其中,而是少了点什么。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